一封发给过往的情书

时间: 2016-01-14 20:38:18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亲爱的潇儿:

你好!请原谅我还这么称呼你。

那天我在深圳溽热的天气里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操家乡口音的陌生女人的声音,聊了好几句我才想起是高中时的女班长。她邀请我参加同学聚会,我略一迟疑,电话里立刻传来女班长的笑声,她调笑我小肚鸡肠,事情都过了十几年了还耿耿于怀,还说她为了联系上我,已经找了我好些年了。在她不容推辞的盛情下,我答应届时一定光临。

说真的,我也很想见见分别已经十年的高中同学,很想在怀念纯真的岁月中放松一下被生存张力绷得太紧的心弦。可一想到会见到你和他,尽管时过境迁,心中仍有一丝难以言状的痛疽和尴尬。

你和他是高一时插班进来的。开学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自习课上,一男一女两个抬着课桌的学生被班主任领进教室,就在全班同学都抬起头看你俩时,我注意到了走在前面瘦弱而又有一双秀气的大眼睛的你。

从此,我深深地陷入了你明如秋水的怯怯的眼波里,我的视线不再听我的管束而随着你的身影左右。只要哪一天你没来上学,我便会失魂落魄地瞅着你的座位发一整天的呆;耳朵也有意无意搜索着关于你的消息。渐渐地,我知道了你住在本市唯一的一所高等学府里,知道了你是校长的千金。再渐渐地,知道了你的老家在南京,接着慢慢地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有一种林妹妹式的孤高自许和多愁善感。

我和他交成了好朋友,因着你的缘故。原以为你和他以前就是同学,后来才知道你们原本是不认识的。但他确实有吸引我的地方,比如他的豪爽和义气,这点令在外漂泊多年的我至今难以忘怀,因此,我们的友谊一直保持着直到发生了那件事后,我与他划地绝交。

与其说我是早恋,毋宁说我是暗恋更准确。我知道你一直喜欢他,即使和我在一起,你说得最多的也还是他。这让本来不善言辞的我更加沉默寡言了,我开始莫名地伤感起来,开始一本接一本地读起了琼瑶的小说,并总把小说里美丽多情的女主人公当成是你,多想你的多情在现实中能分给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你不止一次地说过,你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下午,你们抬着课桌上四楼教室,在一楼拐角处,他一个人抓起课桌甩下气喘吁吁的你一口气上到四楼。大概你这个江南女子是第一次见到西北汉子的孔武有力吧?你说班上再没有你认识的同学,就觉得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更亲切,所以你就更注意他一些。其实,你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痛你知道吗?你对他何止是注意?当你秋水般明亮的眸子每次都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进出教室的那一刻,当他在球场疯玩、你在旁边像一个小傻瓜一样傻傻地看他的时候,当他原来学校的女生一封一封地给他写信、你像他的专职邮递员一样每次从学校传达室给他到教室里递信的时候,你注意过我吗?他可曾注意过你吗?还记得高一那年清明节,学校组织学生集体去烈士陵园扫墓,要求每人扎一朵小白花戴在胸前。临站队点名时,他在教室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怪不得你也磨磨蹭蹭不肯下楼,原来你是在等同学们都走光了好给他给花。你怎么就知道粗心的他会忘了扎花?你怎么就提前做好一朵为他备着?他感谢因为你而没挨老师的骂了吗?没有!从烈士陵园一出来,他就随手摘掉了挂在胸前的小白花扔在路边。我看到了你一直很欣慰的眼神突然间暗淡了下来,眼眶里晃动着的泪花还是没有被你忍住而悄悄滑落,那一刻,我猛然产生了一种想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的冲动。然而,我只是落在散乱的队伍后面,偷偷捡起了风中那朵你做的精巧的小白花,它一直被我珍藏至今。

我承认我有很多地方不如他,比如他的作文几乎每次都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每期黑板报都由能写会画的他主办,他是团支部书记兼文体委员。可他用情不专,他和班上几个活跃的女生关系都好,这大概就是你怯怯的眼神消失后又长期被一种淡淡的忧郁所代替的缘故吧?但他让我彻底服气,是在高二那年的元旦联欢会上和散会之后。

我没想到,一向粗犷耿介的他会在联欢会上把口琴和笛子吹得那么好听,不光所有的女生,连大部分男生都大声为他喝彩。散会后,已是深夜,你和几个女生先走了。我推着自行车慢慢往回走,刚出校门,另一班的学生也散会陆续出来了,我听见从我身旁经过的三个男生说你的名字,说你漂亮,要泡你。我的火一下子窜了上来,立刻冲他们骂了一句,他们转身三言两语就和我打了起来,很快我就被他们打倒在地。这时,不远的他大喊一声冲上来援救我。他在班上朋友多,一见他出手,好几个和他要好的同学也冲上来迅速打跑了他们三个。事情没有就此结束,元旦过后,他们在那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上纠集了一帮人来我们班下战书:星期天上午在学校对面的河坝决斗。要求双方不告诉家长和老师,男人的事男人自己解决。我害怕了,因为这事情是由我引起的,没想到他却在全班同学的一片愕然中霸气地说要打就现在。挑战者走后,我看到你因惊恐而显得更大的眼睛里装满了对他的担心和不解。

班上那名成绩最差的同学先走了,是他的朋友。过了十几分钟,他和七八个平时要好的哥们也出了教室。鸦雀无声的班上顿时沸腾起来,兴奋的同学们纷纷议论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时,你放下了以往的矜持向我走来,于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了你焦急地对我说的话:“出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不管?你们是好朋友,你为什么不劝他?”见我愣着,你既像求助又像命令:“还站着干嘛啊?赶快去拦住他,这要出大事的!”我“嗯”了一声,不由自主地跑出了教室。我追上他们时,他们每人手里都有了“家当”。我知道是刚才先走的那同学拿的,那同学有一帮社会上的混混。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出口劝他们,他却说这没我什么事,要我回去。他说话时,班上男生都跟着出来了,大家群情激奋,说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几个竟敢公然闯进我们班挑衅的混小子。三四十人的队伍在他的带领下,像出征的将士一样威风凛凛浩浩荡荡,没走多远,女生也追上来声援了,你是最后赶来的。也就是那次,全校师生都知道了你喜欢他。你完全丧失了平时的娴静淑雅和从不大声说话的习惯,在所有人看来,你简直就是他的女友,在言语苦劝无效的情况下,你不顾一切地抓住他提砍刀的右手不让他走,但他还是推倒你大踏步地走了。我站在坐在地上无助地嚎啕大哭的你眼前时,你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爬起来又发疯一样地追他而去。

那次剑拔弩张的大规模械斗被哭得梨花带雨的你迟滞了,但也更激起了准男人们决心一战成名的斗志与豪情。就在他挥起砍刀冲向同样拿着砍刀叫嚣的对方时,学校十几位老师几乎同时赶到。最后的结果是,仗没打起来,他却成了头号危险人物被勒令退学,但他始终没提打架的起因是因为我。

他得知是你给老师告的密后,不再理你。他退还了不久前你给他写尽相思之苦的日记本,任凭你怎么托人捎话要见他,他都不再见你。自那以后,你们形同陌路。

那件事后,我知道你第一次答应和我在校园的树林里单独见面是有目的的,我忍受着你关心他的问话带来的刺痛,在心跳中编造说他变坏了,开始抽烟喝酒,和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到处打架,还和他原来学校的一个女生好上了,又说他说你自作多情多管闲事,你当时听得目瞪口呆。我又一次看到了你清纯的眼波里闪烁着的晶莹泪花,只可惜那让人心颤的花朵不是为我而开。

那次约会之后,我们又单独见过几次面,我故意让我们班的同学都知道,可我愚蠢地忘记了班上有好多他的朋友。当我知道我永远走不进你的心房时,我恨自己的无能更恨自己的卑鄙,我终于在内疚和绝望中选择了退出这场独角戏。我找到他问他到底爱不爱你,喝斥他在全校师生都知道你爱他的时候他为什么像个缩头乌龟?不想他的火气更大,我俩最终在他的“要爱你爱去”的吼声中翻了脸。

高中毕业,你去北京上大学了。我和他都没考上,赋闲了一段时间后,家里让我去日本做生意。出国前,我去北京看你,告诉了你那次打架的真实起因和他后来的一些真实情况,你祝福我一路顺风。终于,我第一次看到了你美丽的大眼睛里为我流动的微笑。

当我在大阪日语专科学校里收到你寄来的第一封信时,激动地一夜都没合眼。我知道了你费尽心思说服你的父亲,为他弄到一张家乡唯一的那所高等学府的委培录取通知书,但他没去,于是,你们已经彻底结束了。

接下来,我们越走越近,我经常乘飞机往返于大阪和北京之间,但即使在我们每次的热吻之后,你从未对我说过“我爱你”。

四年后,我们从各自的学校毕业。为了你,我放弃了留在日本发展而回国,却意外发现一位个头矮小、戴着眼镜的你的扬州同学早已成为你父母的乘龙快婿。

为什么?在你面前,受伤的总是我?你说你需要时时刻刻的实实在在的呵护,那么,我们几年的感情去了哪里?难道你把他的朋友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