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会让你得偿所愿

时间: 2016-01-19 18:47:38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还记得第一年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是我妈帮我查的,从电话里,我能听出她声音里明显的失望。

挂了电话之后,我几乎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拧了一下自己,一阵痛意袭来,我不得不承认,这是真的。

那天夜里,我没有睡觉,拉开窗帘,看着窗外一片漆黑,楼下没有路灯,没有霓虹灯,一切安静而绝望。

我脑里反复回荡着:“你怎么就考了这么几分呢?你怎么就没死了呢?你怎么没跳下去呢?”。

就在我处于麻木状态反复纠结的时候,天慢慢亮了。

楼下渐渐有了生气:爱早起锻练的大爷大娘们开始做早操,间或有那么几声洪亮的吼声,淹没在熟悉的广场舞曲中;还有背着书包一脸没睡醒的学生匆匆赶往学校;清洁工已经在开始工作了:还有农民工站在车棚旁,等着有人来雇佣他们;大门口菜市场人渐渐多了起来…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行动能力,事实上,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我关闭了手机,不敢跟同学们联系,怕他们或惊讶或嘲笑的语气:“你怎么会考了这么些分?”,更别提老师了,他们该有多失望。甚至也没联系亲戚,是没脸,要知道,我在所有亲戚心中,是个学习好、将来一定有出息的乖乖女。

门“咔”一声响了,我妈回来了,走进来故作轻松的说:“应该有大学会要你吧!”。

我转过头看她,她仿佛苍老了许多,低头弯腰换鞋时,背微微驼着,有几根白发晃得我眼睛疼。

我妈很好强,从来不允许我和我哥落后他人,从小到大,在我记忆中我都没睡过懒觉,即使是星期天也不能有任何松懈,不是在补习班就是在去补习班的路上。更别提假期了。

我听见自己说:“我想补习”。

话音一落,我自己也惊呆了,怎么会想到补习?

不是不愿意,而是接受不了。

高中三年我一直是英语课代表,由于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我的实权比班长还大,一有什么事,班主任一定先听听我的意见,再做决定。换句话说,我也是班里的佼佼者。

但今天,“你爬的越高,摔的也就越惨”这句话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

我妈愣了愣,问:“你想好了?”

我点点头,“嗯”。她顿了顿,说:“这事等你爸回来以后再说吧”。说完,绕过我走进厨房,没有责备我,也没有冲我大喊大叫,一直很平静。

其实,比起平静,我更希望她能骂我几句,这样彼此心里都好受些。

我爸中午就赶了回来,见到我第一句话不是“你怎么考了这么低”,而是“你决定好了吗?”。

这次,我没点头,也没摇头。

其实内心里,我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谁能想到,我竟然落魄到如此田地,不是欢欢喜喜的跟所有人报告高考成绩,不是跟同学们在一起研究哪所大学更好,而是在这里跟父母讨论到底要不要补习。

可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分数连二本线都没上,上三本学费太贵,以我的家庭根本支付不起,上专科?那还不如直接一刀杀了我来的痛快。

过了许久,我咬了咬牙,说:“我去”。

补习条件可以用“艰苦”二字来形容,我所在的宿舍一共十六人,挤在只有六七十平米的宿舍里,床与床之间跟本没有间隙,紧紧挤在一起围了屋子一周,过道最多能过一人,如果两人同时想过,必须侧着身,偶尔蟑螂也会来跟我们挤一挤。教室是学校临时租的,一共四间教室,教室两两相对,相邻教室用隔板隔开,隔音效果极差,不得不关上门,窗户如同虚设,上课能被热死,所有人仿佛被置于一个大蒸笼里,感觉随时会窒息。冬天没有暖气,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人工取暖。

最可怜的是水房,右边的水龙头和厕所坑位都不能用,所以,我们每天将近一百号人要抢两个水龙头,三个坑位。

如果不是我亲身体会,我会认为我是在文革时期不幸被流放,或是碰巧遇到了三年自然灾害,又或是地震了海啸了火山爆发了还是外星人入侵了把人类的土地都占有了,我们不得不挤在这连呼吸都困难的房子里。

但事实证明,上述事件均未发生,中国还算太平,最起码我所在的地方很和平。老师们一下课就行色匆匆开车往家赶,看到路上有人蹬着自行车篮子里放着买好的菜时,我都羡慕的盯着看半天,想他们今天会吃什么饭,一家人会在一起看什么电视剧。我甚至开玩笑的跟以前的闺蜜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要傍大款了。

因为太难了。

我们只是在生存,而非生活。

当然,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学校请来的老师都是名校里任教的,虽然我并没有看出来这些老师与平常老师的区别。

补习中我最常听到的话是:“好好学习,给自己争口气,也给父母争口气”。班主任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每天早上几乎跟我们同时到,来监督我们上自习,晚上也绝不早退,是个尽责的“老师”,虽然她并不任教,以前好像是在教育局工作。她也确实给了我们不少动力。

每天早上起床,我都要告诉自己,不用觉得苦,这是为你未来的幸福打基础,老天是不会亏待你的,然后看一下床头距离高考的天数,安慰自己,快熬出去了,不要放弃,放弃就前功尽弃了。

最难熬的是冬天,宿舍教室里都没暖,早上我习惯比别人早起半小时,到教室背英语或古文,外面一片漆黑,可容纳七十多人的教室里只有我一人,背着背着,忍不住就哭了。

眼泪中。有孤独,有压力,有来自家人的期盼,也有看不清未来的绝望。

补习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住校,并且一下和这么多人住在一起,让我有些别扭。我第一次知道,女生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所有的东西堆在一张桌子上,不管那是吃的还是洗漱用的;也可以随意的把垃圾袋往地下一扔就去睡觉;也可以一睡起来就开始吃东西,连手都不洗。

补习压力不必说,所有人都在为了“一分压千人”而努力争取,下了自习给自己开小灶是常有的事,生怕少在座位上坐一秒钟就比别人少考几百分一样,眼睛熬得通红,但在学习上的竞争转边成人身攻击的也是常有之事。

现在想起来,不免觉得好笑,就算你把他拉下来,上位的也不一定是你自己,学习是自己的,与其有时间与人暗地里过阴招,还不如多花点精力解一道数学题。相信我,这样的成就感远远大于口舌之争的胜利。

在我与同学关系搞的最僵的时候,我曾打电话给我爸,本来想问问他好不好,却不曾想,一开口,早已泣不成声。

我恳求

他把我带回去,其实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抱什么期望,我只想告诉自己,没有人可以帮你,再难也要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自己肚子里咽。事实上,他也没有帮我。也没有那个能力。为了让他心安,我只能笑着说没事了,然后一个人在厕所里哭的撕心裂肺。

说实话。我自己也记不清,自己到底哭了多少次。

记忆中,那是我第一次哭着求人。

那种在异乡受到冷落和排挤却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来安慰,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感受到片刻的温暖的滋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好在我坚持下来了,没有撞墙没有吞药也没有上吊,我活下来了。

现在也进入了一所一本大学,宿舍很大,有六个可爱的女生,每天叽叽喳喳,从没红过脸。我觉得很满足。

它不是全国最好的,但我最起码我拼搏过奋斗过了,也就没有什么后悔可言了。

虽然在回想起这一段经历时,还是会难受。但不经历这些,我又怎么会珍惜现在的生活?

所以,当你觉得生活背叛了你,所有人都无法帮你的时候,不必觉得难过,也不必绝望,你只须咬牙挺一挺。因为你想要的,上帝会在另一个地方补给你,让你得偿所愿。也告诉所有即将高考的考生,放松心态,做好自己,就足够了。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