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关春

时间: 2016-01-19 20:06:32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春是个闹女子,不如夏疯,不与秋凉,不及冬静。春闹起来总少不了风,风对春最温柔,用妥贴的足韵,素可的尘音,人体中血液行走的速度,一点点靠近,在不痛不痒的地方,约上阳光,不愧不怍的把这纤瓷的小心思都付给了春。

春大抵是好的,生发的季节,一摊摊的碧绿拥抚着暖婉的春光灌入眼底,明媚不娇,仿佛把旧日的几股子秽霉之气都埋在了身后的影子里,转身也寻不着。在无尽无眼的记忆里找捕有关春的诗句,印象最深的也就是孟浩然的春晓了,记不清是几年级的课本了,就刻在了脑子里。我们那时候最听老师的话,老师若说苹是左右结构,绝不会有人怀疑它是上下结构,老师让背的东西,我们就把它砌在脑子里。那时候我们哪顾得欣赏春,忙着踢毽子,跳大绳,倘若能玩一小时,我们便不肯错过一秒。也或者,那却是春中之春,是最酣畅淋漓的春景哩!

乡间的空气疏密,小路交错有致,路边总少不了花花草草,或许是被风带到这里的,活得一点都不贪婪,甚至有些颤颤巍巍。花一不小心会被淘气的小孩掐了去,揉的稀巴烂。路边的草大多不平整,或者被路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的东倒西歪,或者被放养的牛羊啃去半块,习惯了倒也不觉得突兀。上学那会,不太喜欢走大路,几个小孩一起在小路上撒丫子你追我赶的疯跑,运气不好还会遇上不安分的狗,不知从哪个路口窜出来,吓的鞋都要跑掉,咯咯的笑声让周围的草木也变得欢快起来。现在长大了,反而矫情了,不愿意走小路,总觉得会有小虫子冷不丁的咬你一口,有蛇溜出来吓你一跳或衔你一口,还要承担死亡的风险。其实对于野性的东西什么时候都怕,只是因为贪玩无暇顾及其他就也变得野性起来,似乎什么都不怕了。到底活的无所畏惧的好,还是谨慎小心的好,谁知道呢?春天这么好,还是不要操那么多心啦!

闲来无事,翻了翻相册,每翻一张都要想想照片从哪里来,照片上的人又去了哪里,每张照片在拍下来的那一刻要么是对过去的总结与承担,要么是对未来的慰藉和希冀。在时间和岁月的选择下保留下来的或许都是值得的,岁岁相似却也年年不同。有一张是我们全家人的合影,那一年的春天,油菜花开的格外的好,金盏盏的一片,不知道要照相的,可能正在外面玩就被唤了回来,来不及换身自以为好看的衣服,看起来有点不屑一顾。弟弟穿了粉红的背带裤,睡觉刚醒,一脸的无辜,也不笑,妹妹一头泛黄的自来卷,很认真的看着镜头,大姐一头短发,眼神里有股子倔劲。我看着照片,偷偷的笑。

其实不关春,只是刚好空闲,借着春色手写一遍从前。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