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时间: 2016-01-25 13:04:25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细雨轻悄悄地,打湿了茶几旁的古幽青涩,些许薄凉的春风轻拂过脸颊,撩拨起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青丝,冰眸里那浅浅的,湿湿的忧伤,化为一滴滴相思清词的雨霖,一颗颗玉珠般的清泪,顺着还未风干的泪痕,慢慢滑落,直至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那些年的记忆。回忆里那些微弱的疼痛,像一只断线的纸鸢,在茫茫心海,漫无目的地游走着,漂浮着,回不到了来时的痕迹,也找不到归去的方向。

每一个青涩的雨天,总喜欢双手捧着一杯香茗,轻轻地坐在青色的茶几旁,看着丝丝青雨顺着微风,轻轻地滑落,雨滴轻盈滑落的地方,总会激起心里封存已久的疼痛,撩拨起忧伤的思绪,此时此刻,总写写点忧伤的文字,来缅怀那些再也寻不回的回忆,总以为,忧伤的文字里,总会有一种灰色的力量,能够在夜深人静时分,任月寒烟冷,也可以安放那些疼痛的回忆,心然淡忘,能够悄悄地减轻心中的执念。只是,每一次提起素笔,似水如深的心池里,那朵朵盛开的心莲,孕育着忘不了的忧伤回忆。即使如此,任微风吹起那泛黄的扉页,卷起苍白的墨韵,却也是写不出任何能够缅怀的文字,哪怕是一字一符,一言一语,都显得如此那样的苍白无力,那样的薄凉清冷。时间也被疼痛的记忆,定格在了清锁着忧伤的孤城里,没有一点痕迹,任时光荏苒,岁月蹉跎。

有人说,其实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会有一座幽幽的岁月孤城,荒烟薄雨,白梨凋零,落下一座忘不了的荒冢,埋葬那些岁月的滂沱凄美,却无人诉说内心深处的情感,玉指轻染素墨,抒写着淡淡的流年,然而这座荒冢,被寂寞锁上了一道枷锁,任流年暗逝,岁月轻染,也无法打开。

三年,或许更久远的日子,静悄悄地穿越千年时空,寻到一方净土,安放那封存的记忆,然,这样的记忆里,该怎样地去纪念,又该怎样去执着等待,使我们能够在烟雨朦胧的阡陌中,在纷纷扰扰的红尘里,在菩提花开的树下,与你相遇,携手相伴走过红尘,风雨兼程,相濡以沫忘乎于江湖,或许是因为流年太过匆匆,亦或是只是懵懂,你我只是相遇,不能够在相伴的流年里,倾听彼此内心的声音,说着彼此忘不了的往事,便各奔天涯,从此遥首相望。

喜欢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静静地听着那些忧伤的歌曲,那些疼痛的忧伤曲风,总能够在心湖里,泛起阵阵思念的涟漪,冰冷的骨指安放在键盘上,不知该敲下怎样零零碎碎的忧伤文字,只是傻傻地,傻傻地发着呆,做着淡淡的梦。窗外,小雨依旧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听着清脆的雨声,终究还是忍不住那样的青涩,忍不住走出去,尽管衣衫单薄,还是遮不住雨水的滑落,任薄凉的雨点打湿在双肩,脸颊,薄衫,早已湿了,此时此刻,才明白了,原来雨是冰冷的,是薄凉的。指尖滑落的晶莹,触碰了深埋在孤城里的回忆,顷刻,那些往事,那些疼痛,如肆意的洪水般涌出,难以遮掩。

寒冷漫上心绪,重新拾起那被时间搁浅了将近一年之久的回忆,指尖轻轻地触碰,只是稍有深忆,那被埋葬的记忆,不再那样丰满,只是在不经意间,裂了缝,跑了出来。其实真的有些舍不得那些流露在文字里的情感,总以为回忆会被时间淡忘,会被岁月冲刷,泛起一丝苍白。不知道这样的情事从何而起,又该从何而落,好久好久了,总感觉我们还会在阡陌红尘里,在那棵我们曾经相遇的菩提树下,再次不期而遇。然而只是每一次的梦境,终会在青涩的雨天滑落,愿望破碎。

人生如梦,梦如歌,歌如烟,烟如梦,这样一层层今生来世的轮回,总是岁月依旧,从不会改变。曾说过,喜欢一个人躲在自己安安静静的世界里,在沉默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快乐,然后安安静静地活着。喜欢云淡风轻的日子,喜欢把思念的人,悄悄地放在心底。即使长时间不联系,也从不遗忘。只是时间久了,回忆淡了,青涩耗成了苍白,墨笔再散发不出幽香,清词再也击不起心湖的涟漪,只是那一道道的鸿沟,隔阂了彼此,也隔成了两岸,我试着将你久久地忘记,再也不愿想起,只是心绪不明,无法用思绪支配着破碎的思念。依旧想起,相遇无错,清词怡然。心里的那一座城池,终将湮灭不了对你的思念。不同的是,我选择了将这些用素笔圈起,画地为牢,轻轻地放在心里。

一句一字的清词凋零,一点一滴的梦醒清泪,每一个如此的夜,总是难眠,不知你知否,我记得每一个重要的日子,每一段快乐的时光,此时此刻,没有是非,没有对错,只是想把一帘清零的思绪留在时光的扉页中,只要在这样的季节中,这样的雨天下,能够重新拾起,重新回忆,纵使是寥寥几字,只要能够默默怀想,悄悄思念,能够在心池深处,依旧能够泛起涟漪,那样就值得了。不知你知否,每一字,每一句,若如心莲悠然盛开,每一瓣,深藏了思念,我想那样的文字,一定是疼痛的,每次写起,也应该会牵扯着呼吸,牵扯那疼痛的回忆。

有人说,回忆里,最深的记忆,是心池最深处的一根刺,因为扎了深了,就永远不会忘记。

第一年相遇,一切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甜。

那样的懵懂,那样的傻气,岁月是那样美好,你在那里,而我就在这儿,没有约定,更没有想到,只是莫名地不期而遇,相识,那一年,我们认识了,那一年,我们走近了。

我们傻傻的,说了很多很多,很多现在开来是那样的不知天高地厚,又是那样的傻里傻气。我们说了,说了关于我们的不期而遇,我们相识的结局,关于人生种种,关于年少轻狂,关于暮年心然,每一次交谈,是那样轻松愉快,能那样会傻傻地忘记时间,而你的每一次甜美的笑声,都能够让自己放松好久好久,不会有那样的孤独,那样的清冷。还记得我们傻里傻气地说着约定,说着一起的梦想。

你说,我们的相识,是一次陌生的追逐,一次熟悉的邂逅。

那一年,花开了,为了这场遇见,总想在那样青涩的岁月里,为你写下一些懵懂,一些零碎。于是在有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悄悄地在你的背影里,记着你的点点滴滴,在思念的另一端,提笔,写着那些不会忧伤的文字,那些没有疼痛的记忆。为你记住了每一个美好的日子,只要有你,便是晴天。

那一年,为你写着那些的残章断续,被悄悄地搁浅,凝结成一颗颗梦里的晶莹。还记得,那一年,我傻傻地将那些残章断续的标题剪下,拼接成一篇相思清词,还很炫耀说:你一定会很喜欢。你嘴角的一丝轻扬,我却难过了好久。我知道,你只无心,只为浅笑。

第二年相知,不见却心明,我们都有梦。

记得有人说过,每一个人都会在生命的转角处,默默地等待着一种人,一种可以悄悄地走进心灵深处的人,即使你在北国,我在南角,也不会感到陌生,一种默契到可以会心一笑就可以明了,风雨阴晴,都会陪着自己一起走过,而我在那一年的懵懂里,我,遇见了你。

那一年,我们稚嫩的翅膀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那样干燥,乏味的流年里,幸福,疼痛,快乐,忧伤,什么都有了,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喜欢锦瑟深秋,因为那样你可以把思念放在心里,亦或者随着枯黄的枫叶,随着微风轻轻凋落,化为自己满天的相思,一片,又是一片。或许是害怕失去,我们都会时不时地鼓励,支持,希望牢牢地拽着第一条痕迹,不愿放手。

那一年,我们在慢慢地成长,漫漫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每一次能够的不期而遇,总是很是珍惜,总想把这样的遇见,折成一张素笺,写下日期,邮寄出去,只是这上面没有目的地,有的只是你的心里。而我也是傻傻地站在秋末的路口,傻傻地不敢靠近,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自私,会打破这样的宁静。

还记得吗?我说过,你在那里,我在这儿,你在北国,我在南角,我一直等你。

第三年相离,世事无奈,醉不了世人。

那一年,我们的羽翼都丰满了,我们的梦也成真了,只是我们的目的地不是一起,也不是同一个城市,只是相隔数里,可心却难安,我知道,你在那里,来不到这里,来不到南角了,我,心便难安。

那一年,是最后的一个深秋了。

试着说着最难舍的话语,写着最忧伤,最疼痛的文字,只因为我们走了,彼此的梦起了,我们的梦沉了。

你说,你会在北国安然地生活,希望我在南角安心地驻足,不要苦苦相逼,苦苦追求,我以为那样的故事,那样的回忆,也该尘埃落定了。

我们带着梦想,远航了。

可我一直不知道,其实,你比谁都还舍不得。

时间走了,我们都在变,我来到了我们相识的地方,轻轻地蹲下,用你最喜欢的梨树枝,沿着脚边画了一个圈,我还记得,我曾说过,我愿为你画地为牢,永远锁住我们。

还记得,那些年特殊的日子,那年的某一天,我和你初次相遇,那年的某一天,我和你一起追逐。那年的某一天,我和你陌路相离,那年的某一天,我们都消失的无声无息。

回忆终究该是回忆,梦,终会醒来,只是这一场梦,我做了好久,好久,几乎忘却了时间的存在,那一座孤城里,那心湖深处,倾国倾城的执念,不知缘何而生,执着到自己不愿忘却,不知思念何起。

青涩的雨季,泛起青色的回忆,那青涩的流年里,都有着忘不了的青涩回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深深又是几许,难解难分。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