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里,二三事

时间: 2016-01-25 13:04:25    阅读: 1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春天未至,我不急,已经习惯了等待。

周末无趣,约上好友逛逛街,去淘宝店转转,竟也买到件像样的单衣。想起临出门时,他说,喜欢什么尽管买,平时咱缺钱缺时间,要过节了,咱是“钱”他爷,咱不差钱。不等说完自己先笑了,转过头又叮嘱一句:您老可千万别亏了自己。

呵呵,有点意思。不过,相公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别的本事没有,可顺杆爬,小女子我绝不比谁差。相公啊,你真好,总是记性小忘性大。

逛完友好直奔美美,人家都说,美美是有钱人家行销的欢乐谷,时尚的服饰高贵的皮草,令人咂舌的价格也看的我触目惊心。一件貌似中世纪的短外衣套在木桩般单薄的衣模身上,标价两万一。我左看右摸,老套的款式花枝招展的颜色,怎么看都像清宫戏里小宫女们身上穿的小罩衣。同样看的目瞪口呆的女友回过神来,高调的冲我说,别看了,你品味不够档次不到。然后捂起嘴巴大笑。

唉,我夸张的叹口气,谁让咱玩不了穿越,不然,咬咬牙买一件也到紫禁城里走一遭。不过,玩穿越要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车祸、触电、莫名其妙的灾难才能把人送回到千百年前的古国,想想都毛骨悚然。要是真有这种机会,我绝对是毫不犹豫就把名额让给那些极富有冒险精神和理想主义的兄弟姐妹们了。

顶着春天里凉丝丝的春风,吃着红嘟嘟的冰糖葫芦,东游西逛又到了小西门。这里的东东我喜欢,可爱的发箍漂亮的头饰,简洁有型的指环琳琅满目,每次来都没空手回,这次岂能例外!买完,看看廉价的东东装了一兜,心想,回家少不了又要被某个人怒目相向。不过,至少家里有小朋友来,我送出的小礼物能让他们欢呼。

辰野在时尚的前沿阵地也独占一席之地,来到这里,我拿出先生的卡,刷、刷、刷。相公啊,你可千万别怪我心狠手辣,这次我可没有像在小西门那样胡乱挥霍一气,也省的回家还被你数落。

出了电梯,总觉得忘了点什么,一拍脑袋,原来还差早就想送他的礼物:一个漂亮有款货真价实的鳄鱼牌钱夹。赶紧狂奔到对面的天百,待买上,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女友说吃西餐,我点头却忽然又很想买个馕。女友嘟囔一句,欧巴桑。又说,前面有馕房。我说,我去。拿了个刚烤好的热馕,递上钱,那个打馕饼的,那个看上去足足有四十好几岁的维吾尔族大叔用不太流畅更谈不上标准的汉语说,阿姨,涨价了。我真想把刚拿到手的热馕砸到他那张满是胡茬的笑脸上!拜托,大叔,看看我这青春和颜色哪一样都能把你逼到墙角的脸,哪一点值得让你在我面前如此折杀自己。想想初来贵宝地便了解到的两个离不开的现行政策,我忍了又忍,皮笑肉不笑的递上钱,离开,心里多少有些郁结。说给女友听,她不以为然的说,大惊小怪!咱这自治地区有相当一部分民族兄弟姐妹对我们都是这个亲密称呼,你是阿姨,你妈妈也是阿姨,就连走在大街上的高中生站到馕房前还是阿姨,待久了你就会习惯一些不习惯的事情。唉,真搞不明白这是从什么年代流传盛行下来的硬道理。

大包小包回到家,细数着自己不辞辛劳的丰硕收获,某个人兴高采烈拿上钱夹,然后装模作样躺倒在沙发上大呼:苍天啊大地啊,你睁睁眼,帮我把这个败家子给收了去吧!

看他的手机短信,银行发来的电子对账单:您尾号的储蓄卡,活期余额5。01元。我低眉顺眼羞答答的说,对不起,小女子知错了,以后一定给您留下足够加油的钱。然后,抬起头又底气十足的说:再说了,我临出门,是哪家大爷说咱不差钱来的!

某人捶胸顿足,泪奔中。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