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家表哥

时间: 2016-02-03    阅读: 1 次    来源:
作者:
姑爷姓史,没有后人。表哥是姑爷从他兄弟家抱养的。

表哥命苦,几岁时亲爹娘就相继死于那场常让老一辈人谈之色变的著名的的大饥荒。姑爷见他可怜,便收养了他。

我记事时,表哥正在部队当兵。认识表哥,是他从部队请假回家探亲的时候。他个头不高,精精瘦瘦的,军装很帅气,人也显得更英武,更精神。举手投足,言谈举止,都和乡下人不一般。只是说话怪腔怪调的,不大好懂。姑爷对他怪腔怪调的话很不满,说他“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表哥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地苦笑。

表哥带回来很多东西,许多是我没见过的,让我大开眼界。有一种蜜枣,特甜。还有什么姜糖、核桃糖,都是我喜欢的。姑姑和姑爷,特别地宠爱我。我是我们那一辈儿最小的,又是我们那家子的独苗。表哥带回的东西,自然大多由我独享。我记得我最喜欢玩表哥带回的一种阿尔巴尼亚产的纸烟盒,有开关,印着漂亮的洋人儿,非常精美。

表哥一回来,姑爷家便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像整酒一般。对军人,国家一向很重视。那时,凡要票证的计划物资,军人都可以凭军人证明购买。布匹,烟酒,都是紧缺物资,乡下人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表哥很好说话,求他办事的人就很多。有些人以为表哥有通天的能耐,表哥力不从心,十分为难。姑爷以为表哥不愿尽心尽力,就粗暴地骂表哥忘了本。表哥只好把泪往肚里咽。

不久,表哥就提前回部队了。表哥是哭着走的。

几年后,表哥退伍了。除了姑爷家,他已无家可归。退了伍的表哥,情绪很低落。但在姑爷家的那段日子,他什么事都抢着做,队上的劳动也很积极,给人帮忙托得己,周围的人都很喜欢他。姑爷觉得他年纪不小了,想给他娶亲完配,他老死不同意,为这事和姑爷闹翻了。无家可归的表哥,举目无亲,只好住进队上保管室的空屋子,那份凄惶自不用说。好在他在部队是干炊事的,才少受了点罪。

碰上武钢招工,表哥找到公社干部,那个干部很有同情心,可怜他,便把招工指标优先给了他。表哥就成了武钢的一名工人,拿国家工资吃国家饭。当了工人的表哥,按月给姑爷寄钱。姑爷争硬气,把钱又寄还表哥。表哥也不说什么,照寄不误。几次三番之后,姑爷才消了气,爷儿俩也就和解了。

表哥得知我进县中读书,很是高兴,写信鼓励我,便捎给我一些英语方面的资料,像《英语九百句》之类。他读书少,一封信里有不少错别字,但写得很动情。

姑姑死后,表哥回了一趟家,安排姑爷后事。他说服姑爷,接姑爷到到武汉住。我正读着书,没见着表哥。听家里人说,他谈了朋友,是工交车上卖票的。我为他高兴。

可是,不到一个月,姑爷就回来了。姑爷说,他住不惯,像坐牢,怕呆出病来。我们猜想他们爷儿俩闹了别扭。果然,不久就接到表哥的信。在信中,表哥把姑爷为了要回来,怎么怪骂他,怎么以死相挟,一五一十地讲得清清楚楚,很委屈,也很无奈。他请我父亲给姑爷做工作,让姑爷回武汉去。姑爷在这事上很固执,听不进所有劝说者的话。还请人给表哥写信,绝情地说以后死活都不要他管,便不顾亲戚朋友的一致反对,抱了他族房里的一个女子做养女。表哥见事情无法挽回,只好把姑爷的户口从武汉转回来。

再收到他的信,他已在深圳工作。他说他结婚成家了,有了一个女儿。听说深圳走私货很便宜,我写信请他给我买一只双环的手表。这事有闹着玩的成分,我也没当回事。谁知差不多过去了大半年,他竟然真的给我寄来了手表,双环的,日本造。便附上一信,先是抱歉工作忙耽搁了时间,过了大半年手表才寄来。然后讲这手表是在香港买的,要人民币一百二十元,说这表是送我的。最后,他说他的工作要变动,工作定下来后再写信联系。我那时也已参加了工作,一月的工资还不满五十元,他送了我一分大礼。

手表确实不错,我自己没舍得戴。后来,手表被我刚谈上的其后又分手了的女朋友看上了,我只好送她。

自那以后,表哥就再也没有消息。姑爷活着的时候,多次找人打听过,只知道表哥后来因为要了一个儿子违犯了计划生育,被单位除名了。姑爷曾经怀疑表哥是不是还在人世,但谁也没有办法证实。

史家表哥要是还键在,算起来该是六十出头的人了,想来孩子也已长大成人。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幸福地安度着晚年。

但愿如我所想的一般。

0 我要投稿
在线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