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箜篌

时间: 2016-01-13 19:36:03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哎……!这是我听到那个女子最后一声叹息。自此,我便寂寥,被红尘所忘。

那天,我家小姐,一名叫兰芝的女子,她一遍又一遍地抚弄着我。那时,我便知道,她会舍我而去。于是,我低低劝道:姑娘,想开些罢。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多贤惠的女子!原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也曾在母亲的怀里任性地撒过娇。

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她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懂得如何孝敬爷娘,侍奉公姥。

终还是要离别!这我早就知道。我跟随小姐多年,真的有很多年了。甚至我已忘了究竟是八百年,还是一千年。我曾听过他们三生石上的誓言: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始终是悲剧。尽管我家小姐曾在佛前哭修了几百年。怪我不好,是我打翻了佛祖的青油灯。我原是个双髻的丫鬟。姑娘不忍舍我,于是,我成了一架箜篌。日夜守在小姐身边。

小姐是孤单的。那天,她轻抚琴弦:可叹我独自青灯前,这寂寥夜,奈何天!芳心一缕知向谁?曾是眼前人,如何都不见!

一滴泪水滑过她清秀的脸庞。我轻呼:姑娘!

泪水滴落,我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叹三百年。

我静静地躺在姑娘纤细柔软的素手下。房里只有一盏青灯,散发一线幽光如豆。姑娘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

又是三百年。隐隐地,那盏青灯似乎长了些灵气。

“蓬莱山上长有一棵仙草,名曰七彩灵芝,若能采得,你我便可做三世夫妻。”

青灯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并不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佛祖说:纷乱红尘,万恶之源,身陷其中,必定受尽煎熬。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小姐道:与其寂寞终日,百无聊赖,不如身缚红尘,愿受煎熬。

佛祖叹了口气。

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一如还泪的绛珠仙草。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三生石上,青灯与姑娘的对话恍如隔世。

郎啊,让妾再为你抚琴一曲。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我知道,从今一别,孤弦再无人能抚。

尘世轮回千年,我是寂寞箜篌。问这离乱情愁,几时曾休?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