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杜鹃带雨

时间: 2016-01-08 14:07:13    阅读: 0 次    来源:
作文作者:
南方的雨能从春节一直下到立夏。杜鹃花就在春节前后零星的开放,冷雨中一朵、两朵……不忍多看,冷雨孤红,想此时的杜鹃花无助应多与娇羞,但我无能为力。

家乡长在三月的春光里姹紫嫣红的杜鹃,只能是记忆。

曾经固执的认为只有那纯净的阳光才能催开那一片似火的红云,铺天遍地而来,漫山遍野开放。似烂漫的童年,更似张扬的青春,所有的逆境阻挡不了它怒放的步伐和喷薄的热情。

第一次颠覆这个念头是在上大学的那个城市,那年的春季无意中在公园的一角发现了久违的杜鹃花,仅仅是一眼就流泪了,在北方无遮掩的光线里,杜鹃花被灼伤的印痕的别的刺眼。

突然就怀念江南的雨疏风骤,即使,雨打海棠,绿肥红瘦。

我的眼泪滋润不了一个季节。如果,我可以幻化成杜鹃鸟,一定会“杜鹃枝上杜鹃啼”,让那殷红的血浸渍北方的杜鹃花,就算是脱水的干涩,也要艳丽于枝头。

可是我终究不能幻化成杜鹃鸟,那仅有的一点情愫,也让位于生活的奔波,最终只能“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工作单位每每会用一盆盆人工饲养的杜鹃花点缀于各个角落,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忽视,如同镶嵌在墙上的瓷砖壁画,成了一种色彩的堆砌。

人到南疆的三月,杜鹃依然如期绽开,办公楼左右两边的花圃里,都种着密密的杜鹃,在不见阳光的春天里,开得贫血般苍白。尽管每天都必须经过,我还是不忍驻足停留。

但我知道,在这绵绵的雨季里,杜鹃一直带雨。只是,久违了“不如归去”的啼鸣,远离了青草、山溪的陪伴,黯淡了春光的剪影,特别是从山野移植于大大小小的人工园林,甚或局促的花盆里的杜鹃,早就失去本性,如果三月的杜鹃真的带雨,也只是清泪些许。

杨玉环梨花带雨,唐玄宗纵使再不堪,也曾呵护;海棠花绿肥红瘦,李易安就算再纤弱,也曾啜酒吟哦。可是呀,开在三月雨季里的杜鹃花,谁来守护?

0 我要投稿
投稿(芒果树下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的文章

专题阅读